這篇文章其實早該打的
但一直拖著拖著就拖到了現在


其實要說的就是關於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事
一個多月前公布了十名入圍名單
沒有我的作品


要說打擊
可以說是非常之大的

尤其那個時候
我還去參加了台灣文學營
在裡頭的短篇小說比賽
也是沒有入選
輸給一堆高中生

這兩件事
讓我那時候狠狠地喪氣了好一陣子
幾乎要把我打垮

要說為什麼
只能說我一開始就太順利了吧

我投的第一個比賽(華人世界推理小說獎)就拿到第二名
在中國時報連載了一個多月
獎金三十萬
還出了書
整個爽到不行

所以這個落差才會讓我一下子意識不過來
進而逃避到了現在

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所以打下這篇文章


---

一開始
我一直覺得我至少可以進入入圍十名

寫小說這麼久
對自己作品的認知
我多少也是有的

我覺得那怎麼看都算是不錯的作品
不論是文字
布局
切入推理小說的新穎度
等等

在開始寫之前
我把第一屆前三名都看過了
我覺得我並沒有輸給他們

但如果真要比較
可能就是方向吧

我並沒有寫出一般人認知的本格堆裡

雖然結局我覺得算是獨樹一幟
並不老梗
但我沒有放入純正複雜的本格謎團
這是事實

我想寫的是生活中就會出現的殺人事件
而非那種天才精心策劃的
幾乎沒有破綻的謀殺

而由於我的故事主角是一群少年少女
便更不可能出現縝密的殺人情節了

所以
沒有饒富興味的本格謎團
或許就是失敗的主要原因吧

我想以後我不會再投比賽了
一來是因為我有自己的故事想寫  自己的書想出
二來是對比賽的規則局限性以及可能的評審粗糙性感到失望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酸葡萄心理
但台灣文學營的短篇小說評審方式
真的是粗糙到不行

可能只因為讀你那篇的評審不喜歡你的口味
你就直接出局
沒有翻身的機會
(我強烈懷疑只有一個人審
根本沒有交換審
因為我最後一天問小說組的駱以軍老師
他說沒有看到我的作品
拜託 他是小說組負責的兩位老師之一欸....)

我不說是哪個老師
但裡頭有個老師在看過我拿給他的另一篇作品(非報名比賽的作品)時
對我說
要寫的樸素一點

對他來說
寫生活才是文學小說
任何超出生活的東西
儘管有天大的隱喻
他也無法接受

而我拿給他的那篇
是一個象徵小說 帶點超現實
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好吧
不要再抱怨了
抱怨是弱者做的事

我想我學到的就是

如果真的想要得名
渴望到不行
就照比賽的規則玩
寫評審最想看的東西

例如一個石破天驚的謎團這樣


但我必須要說
這次島田比賽入圍的水選
我覺得是較第一屆高的
光從入圍小說的名稱就可以看得出來
真正厲害的小說家
絕不會取一個無聊的書名




或許我真的是技不如人吧


有機會的話
再找這次比賽的前三名來看吧



最後

請繼續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東澤 的頭像
東澤

東澤.以故事決勝負

東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